首页
健康行动
媒体观点
深度访谈
领导关怀
行动新主张
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> 校园活动 > 深度访谈 > 正文

小学校长呼吁:不要将家长的梦压在孩子身上

课改至今已有十年,但小学生肩膀上的担子并没有减轻。


近日,在深圳小学百年校庆之际,众多国内小学校长齐聚深圳,在以“传统 责任 使命”为主题的论坛上,进行了演讲交流。

一堂被称为“性别教育课程”的公开课近日在上海理工大学附属小学三年级一班举行,儿童性教育问题再次引来人们关注,学校、老师、家长对性教育应该持何种态度?近几年,小学生因为学业压力出现问题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,谈了多年的减负,小学生的负担真的减下来了么?据报道,广州一名3岁男孩的母亲想让儿子留学新加坡,一时引爆人们对低龄留学的讨论,家长是否有必要在孩子很小时送他们出去?针对这些热点教育话题,记者与多位前来参加论坛的校长进行了交流。

“性教育不要蒙孩子,回避反而有害”

谈性教育

“我们的身体上也有禁区”、“男生女生的泳衣,遮住的就是我们的隐私部位”……近日,在上海理工大学附小的这堂性别教育公开课上,发布了从一年级至六年级分阶段试行的3本儿童性教育试验教材《男孩女孩》,现场教学令家长和媒体感到耳目一新。

随着信息爆炸时代到来,青少年接触的信息十分复杂、信息获取渠道多元,影响了他们的知识结构和兴趣性格。十几年前讳莫如深的性话题,开始逐渐在孩子们的圈子里出现。

北京小学副校长陈崴介绍,青少年青春发育期的时间前置了。有的女生在三四年级就来月经,有的男生在四五年级就开始变声,学生之间交流一些关于性的话题和玩笑也不避讳。“他们可能只是觉得好玩,但无形中会对其成长产生影响。”

“性教育不要蒙孩子,回避反而有害。”原深圳南山区后海小学校长袁晓峰认为,性的教育是一个大的范畴,包括家庭婚姻、两性关系等,在教育孩子时,要把握“度”,越正视青春期性教育的问题,越能减少麻烦。

目前,青少年的性教育问题,很多老师和家长避而不谈,想谈也常一筹莫展,开设专业青春性教育课程的学校极少。“老师要学习国外先进经验,什么东西不懂就排除在外是不对的。”袁晓峰介绍,美国小学老师会让学生看男女裸体图片,让孩子们知道男人和女人生理的区别,并告知一些诸如如何保护隐私、避免怀孕等方面的健康知识,而家长也应该告诉热恋中的孩子如何避孕,“正视现实,才能杜绝更坏的结果。”

“青春期教育应该在青春期之前就要做。不然孩子会觉得教育内容、形式滞后,有抵触情绪。”陈崴认为,家长比老师更容易进行性教育,家庭是第一阵地。因为家长与孩子是一对一的,时间好调整,跟孩子交往时间长,而学校是一对多,多数时间是采用普遍性的方式进行教育。

课改十年,减负效果不明显

谈减负

自2001年教育部推行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至今已有10年,“填鸭式”灌输教学逐步被“开放式教学”取代,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得到提高,但在小学校长们的眼里,小学生肩膀上的担子并没有减轻。

北京小学副校长陈崴认为,小学生负担不均衡,在学业上语数英负担重,音体美等课程负担轻。

“按我自己和我的学校的情况来看,课改对减负没有明显的改变。”湖南省第一师范学院第二附属小学副校长汪春秀说。她认为,这并非一个学校的问题,而是整个体制本身所决定的。因为家长有各种压力和期望,为孩子报课外辅导班的现象普遍,使得学生课余休息时间少。汪春秀在这次深圳小学百年校长论坛举办前后,与来自全国各地的校长们也交流了减负话题,她发现“别的地区小孩也有这种现象”。

陈崴也认为,减负和素质教育不矛盾。素质教育是系统工程,学校在教学时,更应该有的放矢,抓住重点难点,做到轻松上阵。

“现在有一个不正确的认识,以为孩子们学得越多越好,这会对学生产生巨大的压力。”陈崴说,“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个体,他或者她的身边环境、自身性格爱好不同,不应该跟别人比,而是要跟自己比,从个人一点一滴的增值中成长。”

西方的教育理念让孩子更快乐

谈留学

据媒体报道,广州一名3岁男孩的母亲想让儿子留学新加坡,留学低龄化问题引来各方关注和讨论。小学生出国留学是否已经很普遍,是否有必要在孩子很小时将他们送去留学呢?

“以前我执教的小学,1000个孩子中,每年才2至3个出国,而且多是移民。有些孩子是在五六年级选择出国留学。”袁晓峰说。在袁晓峰、汪春秀和陈崴看来,小学生出国留学的情况在他们各自的学校并不是很普遍。

对于不普遍的原因,陈崴分析认为一是因为经济压力,因为孩子很小出去的话一般需要家长陪,由此花费的费用会更大,其次则是因为很多现实问题,如家长陪孩子出国后,自己是否能够很顺畅地进行交流,孩子如果很快地融入当地文化,跟家长沟通会不会产生一些问题等。

袁晓峰认为,相对来讲,国外的教育方式,可以让孩子更加生动活泼地发展。袁晓峰曾去美国一所小学考察,看到在小学就很鼓励孩子进行发明创造,在教室里有一个蚊帐,几个学生在其中捉蝴蝶,挂出很多蝴蝶标本来做实验。

“教育应该与国际接轨,让孩子在学习中更加开放、快乐,而不是从小就绑在高考序列和职业教育的链条上,从小就要孩子上什么大学,或者做音乐家、律师什么的。”袁晓峰认为,留学低龄化现象的出现,一定程度上与素质教育、减负现象相关联。

在袁晓峰看来,东西方教育有区别,东方教育理念中,孩子是100分,然后做减法,说这个做不好、那个还有不足;西方的教育理念则认为孩子是白纸一张,不断加分,取得一点小成就,会表扬,“加一分则喜”。

“让孩子实现家长儿时未圆的梦,这不对,孩子们是独立的生命体,不能让孩子一个人过两辈子。”袁晓峰说。


分享到:
来源:南方日报  2013-09-02  13574 0
中国校园健康行动城市联盟

上海市

重庆市

浙江省

山东省

黑龙江省

江西省

甘肃省

福建省

海南省

宁夏回族自治区
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

Copyright © 2011 chinaschool.org.cn,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07010518号

执行单位:中玉之天(北京)投资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北京捷图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