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健康行动
媒体观点
深度访谈
领导关怀
行动新主张
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> 校园活动 > 健康行动 > 正文

“毒魔”之手为何伸向了她——花季少女吸毒史的警示

《2015中国禁毒报告》显示,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45.9万名,这其中不乏在校学生。多少如花的少女,正值青春时却陷入“毒魔”,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?

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前夕,记者在云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见到26岁的娜娜(化名),她走向毒品的每一步,都是向社会和家庭敲响的一声声警钟。

拒绝“第一口”

挺拔的身姿和姣好的面容,使得娜娜在其他女学员中很显眼。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,却从18岁开始染上冰毒。那一年,娜娜在一家艺术学校上影视表演专业三年级。

当时,有位舍友交了个社会上的男朋友李某,宿舍同学常约着去李某家玩。一天,同学们在李某家的时候,李某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开始吸,并像抽烟一样吐着圈。

“我们就是觉得那个烟圈吐出来很大,很好玩。于是在场的每个人都尝了几口。”娜娜说,自己吸了两三口,就觉得走路轻飘飘的。

三个多月以后,大家一起玩的时候,李某又拿出冰毒,虽然这次知道是毒品,但娜娜还是吸了几口,并向李某要了一个购买冰毒的号码。

半年后的一天,娜娜鬼使神差地打通了这个号码,以800元的价格买了1克冰毒。“这次之后我就陷进去了,开始频繁地买。”娜娜说,虽然吸多了自己会头疼呕吐,“但不吸的时候,脑子里就是会一直想着这个东西。”

【警示】远离毒品,一定要拒绝“第一口”。青少年往往好奇心比较强,多数吸毒人员都是出于好奇,在明知是毒品的情况下进行尝试,最后走上吸毒道路,难以自拔。

谨慎交朋友

通过舍友的男友第一次接触毒品,然后又交了一个吸毒的男朋友,娜娜的生活被毒品侵蚀得千疮百孔。

毕业之后,她吸毒的量越来越大,“根本没有想过工作的事,满脑子都是毒品。”娜娜说,那段日子就是睡醒了、吃饱了就开始吸毒,“觉得吸再多也不够。最长的一次,我好几天没有睡觉。”

这样疯狂的日子,娜娜是和男友一起度过的。两人就一起过着这样没有白天没有黑夜的日子。

2012年,她和男友在丽江结了婚。“其实我公公也吸毒。我们三个就是过一天算一天,只有婆婆还能控制住手里的钱。”

因为和婆婆的矛盾,娜娜一个人来到昆明,在旅馆里开了间房每天吸毒度过,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几个月。“有一天我可能是吃冰毒昏了头,就自己拨打了110,警察来了,就把我送进了女子戒毒所。”

【警示】不少吸毒人员首次吸毒是受所谓的“朋友”影响,尤其是青少年学生。他们由于社会经验少往往难以甄别“朋友”的本性,在这方面,家长应多关心留意。

能否远离毒品、能否成功戒毒,学校、家庭的环境支持非常重要。娜娜在学校吸毒约一年时间,毒贩甚至将毒品送到学校门口交易,却一直没有引起公安机关和学校的注意,以致未能及时阻止她。如果戒毒人员能得到家人坚强的支持,会有许多人能够做到远离毒品。


毒品毁人生

“是毒品毁了我的人生。”谈起梦想,娜娜哭了,“从小我就想当演员,如果不是毒品,我早就上了影视学院。”

以前她因为出色而高傲。但吸毒以后,觉得眼神呆滞,死气沉沉。“这是我自己照镜子得出来的结论。”

毕业后,娜娜沉浸在毒品中,很少跟同学和朋友联系,从未去参加过同学聚会。“我总感觉出不了家里的那道门。”她说,“我们这样的吸毒者,就像下水道里的老鼠,白天是不会出现在街上的。”

每当看到以前在学校里的同学现在都过得非常好,娜娜心里就会特别痛恨毒品。“我和她们在人生的道路上一起行走,却走着走着就分了岔。”

娜娜说,出去后,自己想先回父母家,给他们洗衣、做饭,好好孝顺他们。然后找一份工作:“做什么都行,只要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
【警示】像娜娜这样吸食合成毒品的吸毒者呈增多之势,因为合成毒品吸食者不像海洛因吸食者那样有着明显的症状,因此有人认为吸食合成毒品无害。但事实上,它对人的神经系统的伤害是不可逆的,危害更为严重。毒品对个人、家庭和社会的伤害是巨大的。一旦吸食毒品,就远离了正常人的生活。



分享到:
来源:新华网  2017-04-25  2828 0
中国校园健康行动城市联盟

上海市

重庆市

浙江省

山东省

黑龙江省

江西省

甘肃省

福建省

海南省

宁夏回族自治区
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

Copyright © 2011 chinaschool.org.cn,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07010518号

执行单位:中玉之天(北京)投资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北京捷图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